开局冲喜农门长姐携三崽嘎嘎乱杀_第4章 一家子伤员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4章 一家子伤员 (第1/3页)

  粱成几个狗腿子躺在地上四处哀嚎着,一直等梁欢的身影越来越远后,才敢跟粱成告状,“粱哥,这梁欢莫不是被什么东西附身了?咋这么厉害。”



  “就是,以前我们一个就能捏死她。”



  “现在她一个竟然打我们五个。”



  粱成听着小弟们抱怨的话,不耐烦的回道:“厉害啥,那是她手里有棍子,要没棍子你看看,老子不捏死她。”



  另一个小弟听完立马附和道:“老大说得对,她就仗着她手里有棍子。”



  “下次我们先把她的棍子抢了,看她怎么办。”



  粱成听着小弟们喋喋不休的马后炮,不耐烦地呵斥道:“行了,刚才干嘛去了,现在说这些有屁用。”



  说罢,他挣扎着从地上爬起,捂住胸口,步履蹒跚地往家的方向走去,“这梁欢下手也太狠了。”



  而梁欢到家时,马大夫已经给梁欣他们两个包扎完了,此时正在给粱言检查,粱欢看到后也不敢打扰马大夫,放缓脚步慢慢走了过去。



  等马大夫给粱言包扎完额头,这才出声问道:“马大夫,她们仨没什么事吧?”



  马大夫抬头看了眼梁欢,淡淡道:“伤这么重哪能没事。”



  梁欢心慌慌道:“什么事?”



  马大夫冲着粱栋随手一指,“那个背部水肿。”



  “这个内伤。”



  “就这个最轻,皮外伤。”



  梁欢看了眼粱言头上的纱布,又看了眼躺在那一脸虚弱的梁欣,最后看向了趴在床上,看不见脸的梁栋,赶忙问道:“这怎么办?”



  “是吃药,还是打针?”



  马大夫:“我已经给她们扎完针了,剩下的养着就行。”



  “你出来,我给你写个方子。”



  梁欢见了赶忙追了上去,就见马大夫从药箱里拿出纸笔,画了幅画给她,“你明天去山上,在阴暗潮湿处找这个花,找到了连根拔给我,我给你二妹熬药。”



  梁欢:“梁栋跟粱言呢?”



  “梁栋那小子不用,背上我已经给他上了药,只要他躺着别乱动两三天就能消肿。”



  “我要有空就再过来给他看看。



  “粱言皮外伤,不用管。”



  梁欣听完稍稍松了口气,就在这时就听马大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